仿古建筑无法氤氲出古朴之气

仿古的兴起,有的地方花了几十,几百万仿造了阁楼,亭台,廊舫,看上去典雅古朴,却没有丝毫沧桑感,笔直生硬地站立着,没有一点真诚,满脸虚情假意。从外形看,好像属于唐代,翘角飞檐,雕梁画栋,却感觉不出唐代的气息,我清楚地知道,即使100年后再看见这座阁楼,它还是现代的,不会氤氲出古朴之气。

历史不可能复制,建筑也一样。复制出的古建筑只是一位演员,尽管浓妆艳抹,峨冠博带,长袖飘逸,扮相逼真,却永远改不了现代人的身份。走进这样的古建筑,想看看热闹可以,但不可能和它交流,因为你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新抹的砖缝里传达不出你需要的信息,刚涂上的色彩也带不来古典情趣,甚至没有感官的愉悦。

这几年,我曾一次次面对仿古建筑,印象中,所有的仿古建筑都格外宏大华丽,似乎决心要用现代人的处置权带来视觉上的先入为主,比唐宋更加唐宋,比明清还要明清。这样的建筑不能细看,如果带着几分好奇,走近了,会感到一种浮躁之气喷薄而出,没有沧桑感,更缺乏厚重。感觉像遇上个没有江湖道义的强梁,蛮横地掳走了你的快乐,把现代人的观念和思维方式强加给古人之后,又强加给了你,霸道地戗在面前,无赖一般让人哭笑不得。

仿古建筑是现代人制造的,却并不表现现代精神,意在怀古。人其实从感官上来说还是喜欢新鲜光亮的东西,对旧的喜爱是理性上的,因为旧往往和历史文化有关,所以要不遗余力地把新的做成旧的。有时候走进一个旅游景点,我会被新与旧弄得眼花缭乱,分不出真假,现代人真是无所不能,用现代元素也能仿建出古色古香的亭台楼阁。在建筑学家看来,仿古实际是对古建筑原貌的一种破坏和混淆。上世纪30年代,梁思成与林徽因来到山西,离著名的晋祠近在咫尺却不肯屈尊参观,因为他在探访古建筑中有个习惯,“多对名胜怀疑,因为最是名胜容易遭重修的大毁坏,原有的建筑故最难保存”,尽管后来参观晋祠后赞不绝口。

在这样的建筑中来来去去,望着被蒙得兴高采烈的人群,又觉得仿古建筑好像也是一种需要,是对传统文化的认同。在青山绿水间建座亭子,竖幢阁楼,人的情绪立刻会被鼓噪起来,只觉得连山水也氤氲出古老的气息,弥漫出意想不到的文化,心中的那点怀旧情绪一点点被引出来,这其实就足够了,因而,即使明知道是假的,也别失望,更别那么认真,因为你已经从虚假中得到了愉悦。

去年,考察山西河东明清民居时,我看到了一座货真价实的清道光门楼,主人正在用油漆涂料遮去门楼上的沧桑,我说:“兄弟,这可不对,人家都千方百计把假的弄成真的,咱怎么反倒把真的弄得跟假的一样。”主人是位淳朴的庄稼人,望着我嘿嘿笑,说:“这门楼是先人留下的,就是抹上油漆也一样是先人留下的,假不了。”

这位兄弟的门楼是给自己看的,图得是光鲜喜庆,没有想什么文化,更没想什么价值,这倒也对。

来源:十大信誉网站

本文标签:仿古建筑 

专业古建筑规划设计

汉匠古建筑

服务热线:139 5787 3222

古建筑整体解决方案

交流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