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民居建筑及寺庙建筑具有独特个性

西藏的传统民居,与西藏的其他文化形态一样,也具有其独特的个性。藏族民居丰富多彩,藏南谷地的碉房、藏北牧区的帐房、雅鲁藏布江流域林区的木构建筑各有特色,就连窑洞也能在阿里高原上寻见。西藏民居的历史十分久远,四千年前的卡若新石器时代遗址已有了丰富的建筑遗存。
    藏族最具代表性的民居是碉房。碉房多为石木结构,外形端庄稳固,风格古朴粗犷;外墙向上收缩,依山而建者,内坡仍为垂直。碉房一般分两层,以柱计算房间数。底层为牧畜圈和贮藏室,层高较低;二层为居住层,大间作堂屋、卧室、厨房、小间为储藏室或楼梯间。若有第三层,则多作经堂和晒台之用。
    碉房具有坚实稳固、结构严密、楼角整齐的特点,既利于防风避寒,又便于御敌防盗。帐房与碉房迥然不同,它是牧区藏民为适应逐水草而居的流动性生活方式而采用的一种特殊性建筑形式。普通的帐房一般较为矮小,平面呈正方形或长方形,用木棍支撑高约2米的框架;上覆黑色牦牛毡毯,中留一宽15厘米左右、长1.5米的缝隙,作通风采光之用;四周用牦牛绳牵引,固定在地上;帐房内部周围用草泥块、土坯或卵石垒成高约50厘米的矮墙,上面堆放青稞、酥油袋和干牛粪(作燃料用),帐房内陈设简单,正中稍外设火灶,灶后供佛,四周地上铺以羊皮,供坐卧休憩之用。帐房具有结构简单、支架容易、拆装灵活、易于搬迁等特点。
    藏族是一个爱美也善于表现美的民族,因而对于居所的装饰也十分讲究,常见的有在室内墙壁上方绘以吉祥图案,客厅的内壁则画蓝、绿、红三条色带,以寓意蓝天、土地和大海。日喀则的民居在门上或绘制日月祥云图,或悬挂风马旗,而昌都芒康的民居则竭力渲染外墙和门窗,富于彩绘装饰,气势不凡。
    富有浓厚的宗教色彩是西藏民居区别于其他民族民居的最明显的标志。民居室内外的陈设显示着神佛的崇高地位。不论是农牧民住宅,还是贵族上层府邸,都有供佛的设施。最简单的也设置供案,敬奉菩萨。富有宗教意义的装饰更是西藏民居最醒目的标识,外墙门窗上挑出的小檐下悬红蓝白三色条形布幔,周围窗套为黑色,屋顶女儿墙的脚线及其转角部位则是红、白、蓝、黄、绿五色布条形成的“幢”。在藏族的宗教色彩观中,此五色分别寓示火、云、天、土、水,以此来表达吉祥的愿望。
    还有以墙体装饰表达藏传佛教派别的。如萨迦民居的墙上涂有白色条带,在条带上再涂以相同宽度的土红色和深蓝灰色色带,中空为白色,在建筑主体或院墙直角转弯处及较宽的墙面上,还自上而下地用土红色和白色画出色带,以标识该地区信仰的是萨迦派。
    西藏最具代表性的聚落方式是宗教聚落。宗教聚落的形成与发展增添了西藏民居的魅力,如拉萨的八廓街民居群即是围绕大昭寺发展起来的,是城镇宗教聚落的典型代表。农牧区的民居聚落的形成以寺院为中心,自由布置、彼此错落,形成不相联属的格局。西藏民居在注意防寒、防风、防震的同时,也用开辟风门,设置天井、天窗等方法,较好地解决了气候、地理等自然环境不利因素对生产、生活的影响,达到通风,采暖的效果。
    1959年民主改革以前,西藏大部分居民住着低矮的窝棚,无家贫民只能寄居檐下,栖身道旁。西藏自治区成立后,政府投入大量资金改善居民住房,到1994年,城市人均住房面积达12.24 平方米,农村人均20.36平方米。由于旧西藏经济发展缓慢,建筑材料仅仅局限于块石加粘土,现在的民居已经充分利用各种现代建筑材料,盖起了许多高层建筑,使藏式建筑风格得到了更好的发挥。旧西藏绝大部分人家的室内设施极其简陋,现在电视、收录机、成套的藏式家俱已进入普通的藏族居民家庭。中国人的改革开放使藏族居民身上有了更多的钱,他们将自己的住房装修得漂亮且具特色。
    居室陈设与装饰
    藏族居室一般分卧室、客厅、经堂和厨房等部分。经堂属净地,供奉佛圣,一般不作他用。藏族习惯不用床铺和椅凳。一般家庭都是靠窗沿墙摆着一圈“卡垫”,形成马蹄形的环绕形式,或两面墙摆成直角形,在拐角处或马蹄形中间安放一张藏桌,供家人或客人围坐饮茶用膳。“卡垫”上面铺上漂亮的彩色“冲丝卡垫”。全家睡卧起坐均用“卡垫”。“卡垫”一般高30厘米,宽约1米见方,用细帆布做包套,内装独獐子毛或干软草。“卡垫”质软结实,隔潮保暖。“冲丝卡垫”是毛纱或棉纱做经纬制成的,它具有编织精密、颜色鲜艳、花纹富有民族特色、经久耐用之特点。
    藏族室内家具,主要有藏柜和藏桌。藏柜有放书的“比岗”,高约1.1米,上方玻璃对开门。一般放置在坐垫的一角。“洽岗”(意为双柜),必须成对,略高于“比岗”、相连摆设在屋内正面沿墙,上面摆放佛龛。藏桌高60厘米左右,为面宽80厘米的正方形,三面镶板。一面有两扇门,桌腿形似狗腿。不论藏柜或是藏桌,表面都绘有各种花纹、禽兽、仙鹤、寿星、八祥徽,四周有回纹、竹节等图案,色泽鲜艳动人,看上去十分富丽。
    藏族住宅的客厅、卧室、门庭和大门两边大都绘有各种花饰图案。一般室内墙上方四周绘三色条纹花饰,下方涂乳黄或浅绿色颜料,柱头梁面画有装饰图案。住宅大院的门廊两壁绘有驭虎图,象征预防瘟疫、招来吉祥;或者画财神牵象图,画中有行脚僧牵来大象载满珍宝,象征招财进宝之意。藏族普遍喜欢屋内悬挂诸如《和气四瑞图》、《六长寿图》、《圣僧图》之类的画,有些人把它画在室内墙壁或藏柜门面上。《和气四瑞图》。是根据释迦牟尼讲述的故事所画。古印度嘎西绕地方有大象、猴子、兔子、羊角鸡4种动物,它们和睦相处,地方安宁,人寿年丰。图的周围是绿色草地和硕果累累的果树,象征家庭和睦祥瑞。《六长寿图》中,银白胡须的老翁坐在鲜花盛开的草地上,周围绘有从悬崖倾斜而下的小流,悠闲自在的鹿、鹤,以及松树等,象征全家健康长寿。
 
    建筑形式的多样性
    西藏建筑形式的多样性不仅反映在形式多样的民间居住建筑。还体现在其它建筑结构中,下面我们将一一具体说明  
    城镇建筑。西藏著名古城镇有拉萨、日喀则、昌都、江孜、夏鲁、阿里、萨迦、穷结等地。布局方式大体有两种类型,一类是由于政教合一的社会制度,使得城镇与寺庙结合一体,宗教色彩浓厚。拉萨、昌都等城镇,均是以佛教经堂或寺院为中心发展起来的,拉萨古称“惹萨”,而“惹萨”最初正是大昭寺的名字。公元七世纪,吐蕃王朝松赞干布兴建大昭寺,拉萨成为王朝的政治中心。公元17世纪,五世达赖建立了噶丹颇章王朝,重建拉萨,大昭寺周围出现了贡德林、泽门林、丹杰林、泽觉林寺院,各大寺院的扎仓、康村,僧俗官员与贵族府邸,市场以及民房等。整个城镇占地1.3平方公里,以大昭寺为中心,向四周延伸。设内、中、外三条朝拜道,并以中、外朝拜道组成城市交通网。每年大、小法会时,市内可容纳2、3万喇嘛讲经说法。它既是西藏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又是一座典型的宗教城市。夏鲁镇在镇寺组合上,又是另一种处理方法。夏鲁,相传吐蕃时代的十大商市之一,位于日喀则附近的谷地,镇的四周,有土城墙围绕,夏鲁寺则位于城西,占据全城面积的三分之一。萨迦、桑耶,则以寺庙为主体。规模宏大的萨迦南、北寺和平措、卓玛两座法王宫殿,占据重曲河两岸,北寺逶迤几里,居民区依附于寺庙。桑耶寺也是如此。城镇的另一种类型是以宗为主体,居住区、寺院围绕宗山建筑布置。宗政府占据山头,山下为居民区簇拥,寺庙或位于城镇的一端,或建于山腰。如日喀则、江孜、穷结宗均是典型实例。
    宗山建筑,系西藏宗政府(相当县政府)所在地。宗,本意为“碉堡”、“山寨”、“要塞”。古代的宗,一般是各大、小酋长的驻地,到了14世纪,帕木竹巴政权新建13个宗级地方行政机关。解放前夕,西藏设147宗(包括相当于宗级的关卡)。宗山建筑,包括经堂、佛殿、宗政府、监狱、仓库等,一般建造在山头上,山下则为居民区。宗山建筑的最大特点是具有完备的防御系统。如古格王朝遗址,位于象泉河畔,背山面水,地形险要。建筑群由王宫区、居民区、寺庙区所组成,遗址内城垣重叠,明雕暗堡遍布,暗道纵横,上下之间有秘密水道连接,组成严密的防御系统。江孜宗,位于江孜城的南端,宗政府、经堂、佛殿、城垣、碉堡、仓库等建筑在山上,亦有水道与山下居民区相连,保证山顶用水。公元1904年,西藏军民,用火枪土炮、大刀弓箭,凭借宗山地形和防御工程设施与英侵略军对抗三天三夜,表现出它的军事意义和价值。
    宫殿建筑,藏语称颇章。历史上吐蕃王朝历代赞普建有不少宫殿建筑,著名的有青瓦达孜宫、子母宫等等。而后来,随着西藏政教合一制度的形成,宫殿则为各个喇嘛教派的法王、宗教领袖们所有,这既是它的一个最大特点,也是区别于历代帝宫如北京故宫的根本所在。如萨迦寺的平措颇章、卓玛颇章,系萨迦法王的宫殿;扎什伦布寺的颇章,则是班禅的宫殿;哲蚌寺噶丹颇章曾经是达赖的宫殿。公元17世纪简称的布达拉宫则是最辉煌的宫殿建筑。它占地41公顷,分宫堡、山下城堡(雪)、林卡(龙王潭)三大部分。红宫、晒佛台中心部位上下连贯13层,高117.19米。宫堡部分主要有红宫、白宫、郎杰扎仓、僧官学校、东欢乐广场等部分。白宫顶层的东、西日光殿为达赖喇嘛的寝宫,白宫内还有摄政王、达赖经师的居室和噶厦办公用房。红宫则是一座佛殿建筑。山下城堡内有行政衙属、司法机关、监狱、印经院、佛像佛器创建工场等。整个建筑气势磅礴,成为西藏政权、神权的无上权威。
    随着佛教的传播,寺院建筑迅速发展了起来,并成为西藏古建筑的主体。由于社会的大量财力、物力耗费在寺院建筑上,因而这些建筑也最能反映出藏族建筑所取得的成就。史籍记载,吐蕃王朝松赞干布建大、小昭经堂和108座神殿,这些宗教建筑还不能称其为寺庙,公元779年赤松德赞建成桑耶寺,正式剃度僧人,标志着西藏第一座寺庙诞生。公元10-13世纪经过灭佛打击的佛教在西藏土地上再兴,托林、萨迦、粗布等大寺相继出现。公元1409年黄教格鲁派首建甘丹寺和十五世纪哲蚌寺、色拉寺、扎西伦布寺的相继建成,反映出寺院建筑进入了全盛时代。当时的西藏已是寺院林立,泛滥成灾。据《圣武记》记载,雍正十一年上报理藩院的黄教寺院数字达3477座,喇嘛31.6万余人。甘肃南部的卓尼县,就拥有大小寺院108座。而花、白、红等其它教派的寺院大约也有相类似的数量。寺院的膨胀发展,使得藏族社会陷入了畸形状态,带来了严重的后果。
    西藏寺院一般都很庞大,如哲蚌寺座落在拉萨西郊格培山腰上,建筑连绵起伏,鳞次栉比,层楼叠阁,蔚为壮观,俨如一座山城。这些大小不一的寺院,既是宗教活动场所,又是一个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财富的集中地。由于寺院在藏族社会中所占的特殊地位,使得它在建筑上具备许多特点。
    1、寺庙要进行很多宗教活动,而修习经论仍是一项主要活动。一座寺庙,类似一所佛教大学。哲蚌寺内有教学、教仪、教务、杂务四大部分,下设三所显宗学院,一所密宗学院。这些经学院,藏语称扎仓,隶属于寺庙最高管理机构“机康”。扎仓建筑由经堂、佛殿和前院组成,并附设供应喇嘛饮食茶水的大灶房和辩论经典的辩经场。扎仓下面,设若干个康村,康村是寺庙的基层学经僧团,其建筑称扎夏,由僧舍、厨房、小经堂、内院辨经场、各种库房组成。建筑一般为回字形内院式,层高以三至四层居多,有的高达五至六层。寺庙一级的大殿,称措钦,即大集会殿的意思,其形制与扎仓相同,机康均设在二层。哲蚌寺措钦大殿的经堂面积达2000余平方米,可容纳万余僧人诵经。
    2、寺院除了修习经论之外,还要进行语言、文字、诗歌、医药、天文、历算教育,寺庙垄断了藏族社会的文化事业。甘肃拉卜楞寺的“丁科扎仓”,是专修天文的,“曼巴扎仓”,是修习医药的。西藏山南敏珠林寺,也是以修医药为主的。这些建筑与一般扎仓大同小异,其它如印刷、出版、佛像佛器制造亦控制在寺庙手中,许多寺庙拥有专门作坊,如四川德格寺庙里设有很大的印经院。布达拉宫山下城堡里建有两座印经院和一座佛像佛器制造作坊。日喀则的纳唐寺,为藏族地区三大印经院之一,里面珍藏有纳唐版大藏经一套和丰富的藏文印版。萨迦寺藏有印版二千余块,大经堂内拥有佛教经典、历史、医药、哲学、戏剧、诗歌、历算、名人传记等史籍上万部。有些寺庙,如拉卜楞寺还设有类似图书馆的藏经楼。  
    3、很多寺庙带有行政职能的性质。西藏寺庙有独立的经济,占有庄园,一座寺庙也就是一个经济实体。哲蚌寺占有庄园185个,耕地面积5.1万余亩,牧场300处以上,农、牧奴两万余人。全藏的40%的耕地归寺庙所有。这样,寺庙除了参加地方政权之外,还要统治本寺的辖地。如扎什伦布寺的班禅“拉章”负责管理班禅辖区二十一个宗、六个卡、十余万农奴。班禅“拉章”,有行政权和司法权。“拉章”建筑在措钦大殿的后面,高四层,内设“益仓”、桑加列空和各庄园管理机关。班禅日光宫位于建筑的最高处,内有卧室、经堂、佛殿和辅助用房。昌都强巴林寺的帕巴拉呼图克图“拉章”,管辖五十八个属寺和五个宗、7600余户属民。哲蚌寺的噶丹颇章也属于这类性质的建筑,因此,寺庙中的“拉章”建筑十分重要,随着活佛地位的不同,权限也不一样。但即便是地位较低的"拉章"也有管辖自己封地属民的职能。 
 
    西藏寺院,就是根据上述各类建筑进行布置的,一般以措钦、扎仓为组合中心,建筑群布局灵活、自由。措钦大殿既是整个寺庙活动中心,也是建筑群艺术构图中心。佛教的教义、戒律、思想,对建筑群的总体布局或殿堂内部设计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如殿堂内部通过帷幕、色彩的处理造成光怪陆离的神秘气氛,殿堂内部一般都很幽暗,而佛像则十分光亮,以表现 “举世浑暗,唯有佛光”的思想。
    林卡,系藏语,可以译为园林。但它的实际含义要广泛得多,一片丛林也包括在它的含意这内。藏族人民热爱自然,喜欢到野外的林卡中生活。每到盛夏之日,人们往往合家而出,寻找一片花木繁茂之地休憩、歌舞、筵宴。有的野营露宿,几日不返。西藏的贵族上层、官家、寺院、庄园大多拥有人工建造的林卡。如拉萨大小林卡达50余处,占地7800余亩。著名的有嘎木夏林卡、尼雪林卡、喜德林卡、龙王潭、尧西林卡。山南拉加里王府的夏宫,是一片面积很大的林卡。朗色林庄园林卡内苍松古柏,垂柳翠竹,还有梨、苹果、核桃、石榴、档以及海棠、牡丹、芍药、月季等高原少见的果木和花卉。一到盛夏,树木葱茏,花草争艳。林中建有领主夏天居住的别墅。泽觉林卡是泽觉林寺活佛的夏宫,里面也是奇花异木,十分美丽。尧为十四世达赖的家院,内有大片杨树和马兰,很有特色。在西藏众多的林卡中,以罗布林卡最为典型和著名。园林占地36公顷,是七世及后世达赖处理政务,举行典礼,消夏避暑和进行宗教活动的夏宫。全园分罗布林卡、金色林卡两大部分,有格桑颇章、金色颇章、达旦米久颇章三组宫殿建筑。按功能的不同,划分成计多景区,运用树木、建筑、花草组成各种景象。园内有花木一百余种,全盛时代多达三百种,成为西藏园林之冠。
    西藏陵墓有二种,即吐蕃王陵和各大寺庙高僧的灵塔。吐蕃王陵,又叫藏王墓,位于穷结县雅砻河畔、背靠木惹山,系公元七-九世纪吐蕃王朝历代赞普、王子、后妃的墓葬群。明显墓堆有九处。松赞干布陵位于墓群的最低处,紧靠雅砻河。据史料记载,“墓内从九格,中央置赞普尸,涂以金”,设有“经堂五座,藏有各种珍宝”吐蕃第五代赞普赤松德赞墓前,有记功碑一方,碑上图片宝珠顶盖,刻有流云浮雕,四角刻飞天。碑侧为龙纹,刀法精练,线条流畅。另一座墓前,有石狮一对。狮高1.65米,风格粗犷古朴。塔葬,兴盛于寺庙,各教派,各寺院的法王、呼图克图、活佛与高僧圆寂之后,或尸体用香料保护,建塔供养;或建塔以藏骨灰,供人朝拜。墓塔的代表作品要推五世达赖灵塔。塔奉在布达拉宫红宫内,建于公元1690年。塔分塔座、塔瓶、相轮三个部分,高14.85,内部木构架,外表金皮包裹,耗金一万余两,塔身珠宝镶嵌,十分华美,被称为“世界之一饰”,“唯一庄严”。
    贵府府邸。民主改革前,西藏约有贵族二百余户,他们除占有大量的土地、庄园、农奴之外,还拥有豪华的府邸。山南拉加里王府、拉萨十一、十四世达赖家院都是代表性的实例。这些建筑型制大体相同,一般由主楼和前院两个部分组成。前院多系二层,底层用作仓库、或作奴隶佣人的住房,有的设置部分客房,接待来客。二层基本上是管家用房以及管家所用厨房,以管理庞大的庄园和财产。主楼居前院以北,一般呈回字形,中间为天井小院。房底层主要是各种库房,如十一世达赖家院,有盐库、藏戏服装库和酿酒用房。靠近街面的部分,作租房出租第二层,北侧正中,为佛殿,南侧为管家会议用房和文件库,两侧为厨房、主副食仓库和家俱库房。第三层系主人用房,有卧室、起居室、经堂、专用经堂、餐室,以及亲随佣人、奶妈的住室等等。
    后期的贵府宅邸,大多采用别墅式建筑。一般占地比较大,院内林木葱茏,广植花木,主楼仅占一角。建筑以二层居多,度层长方形,二楼北侧两端设露台,建筑平台呈“凸”字形。为了减少立柱,使室内空间完整,多采用工字型钢作梁,承重屋盖。建筑南向喜开通间落地大窗,使室内阳光充足。罗布林卡内的十四世达赖所建新宫,也具有这种特点。
    庄园,出现于公元十世纪后半期,阿里古格封建害据势力首领,把辖区分为三个地方,封赐给仁钦桑布译师,作为供养庄园。到公元十三世纪初叶,卫、藏阿里、塔布、工布地区普遍确立了领主庄园的土地经营制。随着庄园经济的出现,庄园建筑得到迅速发展,著名的有朗色林、甲马赤康、庄孜等庄园建筑。庄园建筑,既是贵族住宅,又是全庄园的管理中心。建筑布局和设计上有明显地反映出封建农奴制时代社会生活的特点。
    西藏桥梁的形式很多,其中以悬桥和索桥颇有特色。索桥有藤索桥、铁索桥多见于东南部门巴、珞巴地区。溜索常见于昌都一带,在江河两岸仅一索相连,行人坐在两端挂在滑轮的横杆上,飞驶过江。史料记载,公元十五世纪中,宽阔的雅鲁藏布江上曾架起多座大型铁索桥,沟通两岸往来。当时一位香巴噶举派僧人汤东杰布,把靠藏戏化缘得来的钱作为资金,征集设计和冶炼工匠,连年施工,终于把桥建设成功,成为十五世纪西藏技术水平进步的标志。
    悬桥,亦称挑桥、飞桥。多见于山高水深、不易打桩的江河上,如阿里札达县象泉河上,有一座悬桥,桥长约20米。两侧6米,用圆木分六层向河心悬挑,每层密铺圆木六根,宽1.7米。层与层之间铺垫横向圆木架空。中间8米跨,密铺六根圆木宽1.7米,与两端悬挑部分连接。河的两岸,用石块砌筑桥墩,墩上建门洞,将挑木镇压坚实。遇到河道宽阔、水流比较平缓、河水不深的情况,则在河心加桥墩,多跨悬挑。十分壮观。悬桥,反映出工匠对悬臂结构的理解。也是技术上取得一定成就的反映。
    藏族建筑取得的成就是多方面的,藏族建筑艺术造诣很深,能运用统一、平衡、对比、韵律、和谐、比例、尺度等构图规律,取得美的立面造型。江孜白居塔的外轮廊线基本上是等边三角形,构图稳定、严谨、比例良好。在建筑设计上注意建筑功能与艺术的统一,布达拉宫,力求适应当时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政治、宗教和宫廷生活的需要,同时又烘托出神权、政权至高无上的形象与气氛。托林寺迦萨殿和桑耶寺,则以建筑形象描绘佛教世界形成模式--须弥山,表现出强烈的宗教宇宙观。这种构思奇特的建筑设计,达到了物质功能与精神功能的完整统一。在结构与构造上,藏族建筑为多层建筑,并有建筑九层左右的高层建筑的能力。工程技术方面,大昭寺的砖墙(公元七世纪)、桑耶寺(公元八世纪)、夏鲁寺(公元十一世纪)、罗布林卡(十八世纪)精美的琉璃瓦;萨迦寺(公元十一世纪)的大夯土墙、布达拉宫(十七世纪)和扎什伦布寺(十五世纪)的晒佛台大片石墙面的砌筑;各大寺庙金顶的制作,均体现出不同时期建筑技术上所取得的进展。建筑施工方面,工场预制,现场装配建筑已经广泛运用。各大经堂佛殿的梁架立柱系统,都是事先在工场预制、编号、试装,然后再运到现场组装。金顶构架和铜皮都是经过精密计算过的,试装后,刻上编号再运往现场装配。桑耶寺的琉璃塔用砖,因塔形弧线不同,各个部位砖的规格都是经过事先精心设计然后烧制的,砌筑时满足造型的需要。公元1690年建设布达拉宫红,一千余名工匠、五千五百名乌拉差役参加施工,工场、营地布置和人力高度有条不紊,充分表现出科学的施工组织计划和强有力的施工组织能力。在长期的建筑实践中,西藏涌现出各市地多著名工匠和建筑家。桑结嘉措不但通晓宗教、天文、医药、历史,对建筑设计与施工亦内行并有指挥才能,称得上一位建筑专家,他所写的一部建筑工程技术方面实录性著作《五世达赖灵塔目录》就是证明。
    在藏族建筑发展过程中,既注意吸收汉地和其它民族的建筑艺术和建筑技术,又保持了本民族建筑特色与风格的传统性,推动了技术的进步,促进了本民族建筑事业的发展。文成公主 641年进藏,“随带营造与工技著作六十种”并召集汉族“要匠和雕塑等工匠”,参加小昭寺的修建活动。公元710年金城公主进藏亦是“杂使诸工悉从”。萨迦政权之后,汉族建筑艺术和工程技术被大量吸收,夏鲁寺就是例证。该寺夏鲁拉康大殿,二层布置四座汉式殿堂,分前殿,正殿、左右配殿,轴线关系明确。屋面为歇山顶,上覆琉璃瓦,檐下斗拱做工精细,具有元代风格。不断地吸取,并与本地传统巧妙结合,使得西藏的建筑活泼而富有特点。

来源:十大信誉网站

本文标签:西藏民居建筑  西藏寺庙建筑  民居建筑  寺庙建筑 

专业古建筑规划设计

汉匠古建筑

服务热线:139 5787 3222

古建筑整体解决方案

交流微信号